联合早报: 碳定价法案三读通过 碳税对家庭影响甚小

马善高在国会为新的碳定价法案提出二读时强调,政府相关部门会与消费者协会,以及竞争局合作,密切监督市场是否出现业者肆意抬高电费,或串通调高价格等违反竞争的行为。消协也会就可疑的牟取暴利反馈展开调查。

政府重申,碳税的推出预料对家庭带来的影响甚小,我国日后也会评估碳税的影响力,并检讨延长提供额外水电费回扣的必要。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在国会为新的碳定价法案(Carbon Pricing Bill)提出二读时也强调,政府相关部门会与新加坡消费者协会,以及新加坡竞争局合作,密切监督市场是否出现业者肆意抬高电费,或串通调高价格等违反竞争的行为。消协也会就可疑的牟取暴利反馈展开调查。

国会昨天三读通过碳定价法案,所有排放2万5000公吨或更多温室气体的碳排放大户,从明年起至2023年,每排放一公吨温室气体须缴交5元碳税,待政府在这个过渡期结束前检讨政策后,最终希望在2030年前将每公吨碳税上调到10元到15元。

随着碳税的推行,约40家包括发电厂和半导体公司的企业将受影响。它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我国总排放量的八成。

除了上游排放大户外,不少国会议员也担心下游电力消费者也会受影响。

李美花(义顺集选区)就指出,碳税导致电费上涨对那些入不敷出的低收入家庭是个不小的负担。

郭献川(义顺集选区)则希望政府在辅助较贫困国人应对潜在电费上调情况的同时,也能给予退休国人与夹心阶层更多相关援助。对此,马善高重申:“(对家庭来说)料碳税的影响力甚小,平均只会占电力与煤气总费用的1%左右。”

他也引述财政部长王瑞杰上月发布新财政年预算案声明时所做的宣布,即政府将在2019年至2021年,每年给予符合条件的政府组屋家庭,多20元的水电费回扣。

马善高说:“这笔额外水电费回扣足以应付碳税实施后料造成的电力与煤气费上涨。这一回扣也有助政府组屋居民适应碳税政策,继而逐步减少耗电量。我们也会在后期评估碳税的影响力,并检讨延长这些回扣的必要。”

推行碳税首五年,若受影响发电厂决定将所有碳税开销转嫁至消费者身上,5元碳税将相等于每千瓦时(kWh)电费上涨约0.21分。这等同住在四房式组屋的家庭每年或得多支付9.70元的电与煤气费。

官委议员丹娜乐芝米担心影响企业竞争力

另一方面,官委议员丹娜乐芝米担心,碳税所造成的额外开销会影响我国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对此,马善高解释,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在过去一年制定碳税框架时,屡次征求企业的看法;在了解企业希望新政策能有个过渡期后,决定将首五年的碳税定在每公吨5元,以让企业有时间通过提升器材能源效率等方式,适应碳税政策。

政府是根据节能法令下的现有章程与条规来制定碳定价法案以减轻企业面对的“履行负担”。当局是以定价的碳信用额作为征收碳税的方法。

根据法案,现有碳排放大户会在2019年1月1日注册为纳税设施,根据之前提交的温室气体监控方案,密切监督全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隔年,企业须在6月30日前提交2019年经第三方审计后的排放量报告,若排放至少2万5000公吨的温室气体,须在9月30日前上缴等同2019年碳排放量的碳信用额。

若企业注册人没按时上缴碳信用额,他们将面对与所得税法令相同的逃税处罚,即除了须立即支付所欠碳税外,还面对相等于总税额5%的罚款,若在60天内还未上缴,每月则面对另外1%的罚款。

Copyright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Last updated 10 Apr 2018


Share Via

Top